欢迎来到工艺品行业
促进内外交流 办民间工艺博览会是很好的举措|张民辉|牙雕_凤凰资讯

张民辉: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是在2014年成立的。它聚集了省里一批工艺美术界的精英。由一些特别出类拔萃的人员担任院士,而即将在这个舞台上活跃的新一代青年里面的佼佼者则是研究员、副研究员。从队伍的编排来讲,老中青结合。首先,研究院作为一个民间工艺美术界的平台,聚集了一大批同行的精英;第二,在研究院里面,有艺术馆场地提供,可以给工艺者展示自己的平台;第三,定期进行的培训,把老一辈的经验理论最有效地向中青年工艺家传授。每年我们都会借助民博会,让研究院的全体同仁都能参与进来,与国内外的参展工艺团队进行交流。我们研原标题:促进内外交流办民间工艺博览会是很好的举措日期:[2015-11-01]版次:[A15]版名:[收藏周刊]字体:【大中小】■第六届广东省民间工艺精品展金奖作品宝鸭穿莲(木雕)■第六届广东省民间工艺精品展金奖作品掠猴(陶瓷)■第六届广东省民间工艺精品展金奖作品蛋画“希望有更多理论家沉下心,把民间工艺的艺术内涵提炼到学术研究层面”广东省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院长张民辉表示促进内外交流办民间工艺博览会是很好的举措作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在牙雕、骨雕领域起到重大推动作用的张民辉,近年多了另一个身份——广东省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院长。他认为民间工艺的理论研究还在起步阶段,他希望通过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的平台,把老一辈的经验理论最有效地向中青年艺术家传授。他感叹目前理论研究的滞后已经严重影响到民间工艺的发展与传承,“要改变只看到手艺没有看到艺术价值的怪现象,需要我们自己‘杀出一条路’。”■收藏周刊记者梁志钦实习生梁婉莹张民辉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非物质文化遗产象牙雕刻项目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院长。广东的民间工艺有一个好的发展势头收藏周刊:在您看来,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对于民间工艺的推动扮演什么角色?张民辉: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是在2014年成立的。它聚集了省里一批工艺美术界的精英。由一些特别出类拔萃的人员担任院士,而即将在这个舞台上活跃的新一代青年里面的佼佼者则是研究员、副研究员。从队伍的编排来讲,老中青结合。首先,研究院作为一个民间工艺美术界的平台,聚集了一大批同行的精英;第二,在研究院里面,有艺术馆场地提供,可以给工艺者展示自己的平台;第三,定期进行的培训,把老一辈的经验理论最有效地向中青年工艺家传授。每年我们都会借助民博会,让研究院的全体同仁都能参与进来,与国内外的参展工艺团队进行交流。我们研究院的宗旨就是给省内外的民间工艺者提供一个最好的合作、学习的平台。收藏周刊:目前广东民间工艺的发展呈现怎样的特点?张民辉:目前广东的民间工艺有一个好的发展势头。从2000年起,整个态势呈现蓬勃发展。但是由于各种因素近两年市场有回落迹象,而且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这个角度来讲,各个种类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困难。如果市场能够健康发展,传承就会比较顺畅。收藏周刊:目前广东的民间工艺存在怎样的问题?张民辉:当前的广东工艺发展还是与市场相关。一是创作需要了解市场,二是民间工艺整体素质需要提升,以及品类与日常生活联系配合,与室内设计,工业产品的跨界合作等。我们研究院也提出了“孵化”的概念,将工艺美术延伸到其他行业,打出自己的“品牌”。三是在互联网时代,如何将传统民间工艺与网络平台结合,要有思路与实质性操作,也要借助其他优秀行业的帮助。价格是指标,但是价值不能用价格来衡量收藏周刊:不少人把工艺品等同于商品,工艺家在强调艺术性的同时,也希望能开拓市场,艺术性与市场是一对矛盾体吗?张民辉:对于收藏家和工艺爱好者而言,工艺品不是简单的商品,市场也有分上中下三等,越高端人数越少。如有些佛山陶艺大师的力作在高端市场十几万到几百万元不等。相对低端的、普及型的,就是普通群众较为经常接触的,如年货。不同层次的市场是无矛盾的。我们不能评定高端的就是好的,普及就是差的。只要大众能享受的,喜欢的作品就是成功的。价格是指标,但是价值不能用价格来衡量。收藏周刊:广东民间工艺博览会从第一届到第六届,广东省总共出现39位中国工艺大师。其中佛山地区最多,有15人;广州第二名,有9人;潮州第三,有7人;肇庆第四,有4人;汕头第五,有两人;惠州和东莞各一人。中国工艺大师的多少能体现出当地工艺美术是否蓬勃发展吗?张民辉:当然是的。但也不是绝对的,如在工艺品的主要产业集群中,深圳(“中国工艺美术之都”)、新会(“中国古典家具之都”)、四会(“中国玉器之乡”)等虽然没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出现,但并不影响它们产业的蓬勃发展,特别是深圳的工艺品产值独占鳌头。除了开拓市场,对民间工艺的理论研究也十分重要收藏周刊:目前广东民间工艺的理论研究方面情况如何?张民辉:还在起步阶段。理论研究者与民间工艺创作者需要配合。许多民间工艺家手艺高超,经验丰富,但对于如何概括并将其上升为理论抽象的研究层面则相对比较弱。我们希望有理论水平的人能静下心来与工艺家深入交流,互补长短,把民间工艺的艺术内涵真正提炼到学术研究层面。现在的问题是,有理论功底的人,没积极地去关注民间工艺,而有深厚工艺技术的大师,却难以自我做理论提炼。收藏周刊:理论研究滞后会限制工艺美术的推广和发展吗?张民辉:确实。除了开拓市场,对民间工艺的理论研究也十分重要。理论总结到哪里,艺术高度就到哪里。艺人、工匠主要是在技艺上能人所不能,但是,除此之外,我们要发掘的是工艺品里面深刻的文化底蕴以及美学成就。要改变只看到手艺没有看到艺术价值的怪现象,需要我们大家“杀出一条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意味着一种社会责任收藏周刊:现在很多行业各自也在评“大师”,“大师满天飞”的现象您怎么看?应该如何识别不同“大师”的含金量?张民辉:以往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省工艺美术大师都是政府主导,组织机构严密,评审过程科学严谨,公平公正,评委极具权威性,名额稀少,因而含金量较高。但是改革开放后,各专业协会都开展评选各自专业的大师,良莠不齐,甚至还有境外各种世界级大师也出现了,有些大师的评选确实是乱套了,缺乏代表性、缺乏公信力。收藏周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的评比对于工艺美术大师而言意味着什么?张民辉:是行业对其个人艺术成就的认可。同时,评上称号也意味着工艺行业赋予了一种社会责任,时刻需要为行业做出应有的贡献。收藏周刊:广东民间工艺博览会从去年就升级到“国字头”,而今年更突破了国际界限,邀请了不少外国的工艺美术家参展,这种变化对广东本土的民间工艺会有何影响?张民辉:国内要交流,国际也要交流。国外需要了解中国,尤其是市场,国内需要了解国外的工艺美术的发展,吸收不同的特点与长处。这是一个很好的举措!


2016-12-15